正文 第九十五章 陆谦人都喜欢懵了!

文学册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长风万里尽汉歌正文 第九十五章 陆谦人都喜欢懵了!
(文学册http://www.wenxuece.com)    <div id="content">

    “咄。你这帮杀千刀的贼寇,就活该受死。”雷横被触动了心中最痛处,他这辈子所受最大的屈辱,便莫过于梁山上束手被擒。阮二的话虽没有挑明,可他与雷横都是哑巴吃饺子心中有数。如是可不把雷横气的火冒三丈,“众人听令,一并杀过去,于我全都斩做肉泥。”

    如此境地拼杀,雷横也不惧怕梁山人等。事实上先前的交手中,雷横根本就没遇到厮杀,斗志全消下束手就擒,却非被人杀败。只论拼杀,雷横对自己武艺还甚有信心。

    那梁山诸头领里,除与朱仝有过交手的赤发鬼刘唐还能叫他心外,其他人等是一个不放在心上。所谓的阮氏三雄,在他眼中也不过是会几下拳脚的渔家闲汉罢了。

    数十官差乡勇挺着刀枪棍棒上前杀来,这边韩伯龙已经操起朴刀,薛永也三步并作两步冲上。路途上行来,阮二已经把梁山上王伦的不义处讲来,如今这梁山泊大寨名义上还是王伦为首领,实际上陆谦才是真正的大哥。这就叫薛永的精神一震,暗道更有奔头了。

    如此自然要显露本领来,不须被人瞧了。

    那官差乡勇是什么水准?便是李逵这粗鲁汉子也能拿条刀搠死几十号土兵。现如今薛永、韩伯龙、项充、李衮等齐齐动手,还有与韩伯龙结伴而来的那汉子,也有本领,四五十号官差乡勇又算的甚?刚一接手就倒下七八条,眨眼的功夫人便少了一半。

    唬的与阮二对砍中的雷横都是一跳。

    原来那后生不是在笑,而是眼前人等尽数可做山寨头领的绿林好汉!而便是那阮二也不是易于之辈。雷横后背心里当即生出了一层冷汗,三五刀狠杀,迫开阮二,抽身就走。

    讲真的,这陆地上搏杀,阮二也的确弱了雷横几分,但却也不是全无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阮二缠住了雷横,二人你来我往,刀光霍霍,周遭丈许方圆近不得人。可是弟不给力,雷横能奈若何?跑路要紧。

    王定六大恨这店掌柜的告官,前后寻了一通,却见不到那掌柜和伙计的身影。一干人把后院棚子里的一匹骡子牵来,挂好板车,好叫王老汉乘坐。

    然后便掳掠了盘缠,放火烧了草屋,望水泊去了。

    行了半日,梁山泊已经到眼前,阮二老远就看到李家道口朱贵店挑出的酒幌子,指着对众人道:“且看去,那便是朱贵哥哥经营的店。先前只是坐探,只需瞧得周遭这三二十里动静。现今得虞侯哥哥拨调了银钱人手,规模日益壮大。不仅在郓城各地安插有店线人,便是济州府城里有个风吹草动,也能听得。”

    阮二提着朴刀走到最前,那店里的二老早就看到,急招呼人手迎接了来。

    一干人始入门就看到当中一条好坐头上,围聚着三个汉子,其中一个满脸挂笑,再一个膀大腰圆,最后一个头面漆黑。寒冷时日里亦捋起袖来,大块吃肉大碗喝酒,黑熊般一身粗肉,铁牛似遍体顽皮。交加一字赤黄眉,双眼赤丝乱系。怒发浑如铁刷,狰狞不似善人。

    “哥哥,这三位莫不就是殴打了官差,惊动了雷横那伙儿?”

    樊瑞行走江湖,时间不短,眼前这三人可不就合乎半日前那酒店鸟掌柜所述形象么?

    “怕正是那三位好汉。”阮二欣喜道。如此这三位好汉果然是来投奔山寨的,如是叫梁山愈发的兴旺了。

    朱富不是个粗心的,眼前这伙人如此得店伙计殷勤,那必然是山寨中人。他刚刚得了哥哥朱贵的书信,现在却还算不得山寨人马,前辈跟前可拿不得大。

    “各位好汉请了,弟朱富,沂州沂水县人。见在有个哥哥,唤做朱贵,在梁山大寨里坐一把交椅。如今得了哥哥书信,赶来山寨投奔。”这却是一个真正的笑面虎。

    然后介绍身边的黑汉,这人此刻已经放下了酒肉,只把手在衣襟上一抹,黑脸上还带着油光。“这位兄弟名叫李逵,与俺是同乡,本身有一个异名,唤做黑旋风,力大难遇到敌手,能使两把板斧,及会拳棍。他乡中都叫他做李铁牛。先前因为打死了人,逃走出来。与弟作伴。”也正是因为李逵出事儿突兀,朱富想到自己与哥哥朱贵都本事平常,现在梁山只能做那细作勾当,恐将来山寨好汉益多,地位便不稳当。舍不得李逵这粗鲁汉子,如将这铁牛也带上梁山,由得他在阵前厮杀闯荡,自家兄弟地位也能更牢固两分。是以,本是要取了妻一并带来梁山的朱富,就转而把妻孩安顿在老家,闭门过日,自己匆匆带上李逵出了沂水县。

    而李逵这厮,生在沂水这等偏僻地方,耳朵里能听得的好汉名字就没几个。不曾流浪江州的这厮怕是见了黑三郎都能提起拳头便打,真真浑人一个。在听了朱富的话后,既感义气,却深为山寨规模震动,那是当即对梁山热了心意。

    之后两人在路上便遇到了这再要做介绍的人。“这位兄弟姓焦名挺,中山府人氏,祖传三代相扑为生。却才手脚,父子相传,不教徒弟。平生最无面目,到处投人不着。山东、河北都叫做没面目焦挺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没面目不是焦挺真的没胡子没眉毛,鼻子眼加嘴,而是指他没关系,宋朝人把人际关系,人情交往等叫做“面目”,放到后世就是“脸面”。这是在,焦挺的人际关系上处得相当不好。原著上,这焦挺在大排座的时候排名如此之低,也是他“没面目”最恰当的注脚了。

    但朱富却是很喜欢这焦挺的,盖因为这人心直心正,不做昧良心无仁义的勾当,到了梁山必然能得陆虞侯的看重。如此好汉便是言语中有的冲撞,又有何妨?话声大的,这底下的亿万黎民,若皆是如此人行事,世道就好了。在心底里,朱富对焦挺更比李逵看重三分。

    加之这焦挺一身拳脚功夫确实不凡,李逵这蛮牛也被他折服。这便有了资本!

    梁山泊现如今正是用人之际,如何能不发达?

    朱贵与他的信中把梁山头领诉的分明,阮氏三雄的地位,朱富心中如何不明了?听闻眼前汉子就是三阮之首的阮二,慌忙引李逵焦挺参拜。阮二听到朱富是朱贵的兄弟,心中就先亲切了三分,谁叫当初他们兄弟三在这李家道口的店里盘恒了不少日子呢。

    这边也把韩伯龙、杨林、樊瑞、薛永等人与朱富三个介绍,那店中伙计都不需做吩咐,就把三幅坐头并在了一起,酒肉蔬果流水一样端上,叫一干人来享用。

    嗯,那与韩伯龙结伴的汉子,不是别人,正是有锦豹子之称的杨林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条快船疾行到金沙滩,不足一个时辰,阮二一伙人的消息就传到了陆谦耳中。

    陆谦人都喜欢懵了!文学册 http://www.wenxuec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长风万里尽汉歌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长风万里尽汉歌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