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635章 朕不在乎爱卿是男是女

文学册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江南第一媳正文 第635章 朕不在乎爱卿是男是女
(文学册http://www.wenxuece.com)    <div id="content">

    靖康帝将龙纹令放入她手中,视线触及那白皙修长的手指,似乎想起什么,意味深长道:“永平年间,当朝太后曾赐予玄武女将军一枚凤令,许她随时进宫。”

    玄武女将军一开始只是个虚职,并不能参政,但当朝太后赐予她一枚凤令,有事可直接进宫找太后或皇后。英武帝登基后,才正式让女将军入朝参政。

    凤令是后宫的,龙纹令是前朝的。

    龙纹令相对凤令,是参政的信物。

    现在,靖康帝将龙纹令赐给梁心铭,还特地提起旧事,是暗示她:她若是女子,他也认可了?

    梁心铭心狂跳,身子有些僵。

    靖康帝凝视着她,等她反应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向年轻的帝王,微笑问:“皇上这是将微臣当成女子了?皇上为何不治微臣的欺君之罪?”

    靖康帝注视她黑蒙蒙的双眼,道:“朕不在乎梁爱卿是男是女,只在乎爱卿的忠心。朕虽比不上英武帝雄才大略,然有祖例在前,朕还不至于昏聩愚昧到舍本逐末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,梁心铭该谢恩了吧?

    他期盼着她跪下,谢罪、谢恩。

    梁心铭也深深地看着他,认真道:“有皇上这番话,微臣肝脑涂地亦无悔!请皇上放心,微臣绝不会让皇上为难。有功要赏,有过则罚。任何人犯了欺君之罪,都要接受惩罚!”

    她很想现在对他坦承一切,但这并不是皇上一句话的事,若皇上的意见不被大多数朝臣接受,而皇上又坚持庇护她,必将引得那些“正义”之士群起而攻之,她妖媚惑主、扰乱朝纲,结果更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她不出手便罢,出手便要定乾坤!

    靖康帝心一松——

    梁卿果然不是女人!

    可他为何感到失落呢?

    方无适也诧异——

    难道梁心铭真是男人?

    他有些看不懂梁心铭了。

    靖康帝见梁心铭收了龙纹令,又笑问:“青云还有何要求?一并讲来。”

    梁心铭道:“微臣要一些京城官宦的家世背景资料。还要诚王与皇上读书时所做的课业笔迹。微臣对诚王一无所知,希望通过这些东西了解他、查找线索。”

    靖康帝点头道:“准!六皇兄的遗物都在敬懿皇贵太妃那儿,朕去取来给你。至于官宦的家世资料,你将名单交给忠义侯,让他替你准备。若还有不明白的,再来问朕。”

    梁心铭道:“谢皇上。”

    靖康帝道: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梁心铭道:“暂时没有了。若想起来,微臣定会告诉忠义侯,请侯爷带话给皇上。”

    靖康帝忽想起一事,笑问:“王尚书已经帮青云将府衙后面的宅子修缮过了,青云要不要见他?”

    梁心铭摇头道:“不用。请皇上不要将微臣进京的消息泄露给任何人。微臣只与皇上单线联系。”一面转向忠义侯,又道:“请忠义侯居中联络安排。”

    靖康帝欣喜地笑了——单线联系什么的,他喜欢,他还以为梁心铭会依赖王家和王谏呢。

    方无适也很高兴梁心铭信任他。

    靖康帝又问:“那青云住哪呢?”

    梁心铭回道:“微臣住在市井。大隐隐于市,这样反不容易暴露。微臣现在的身份是商贾。”

    靖康帝忙问:“青云做买卖可有本钱?你是悄悄进京的,想必没带银子,朕拨些银两给你吧。”

    梁心铭忙道:“微臣有本钱。从太极洞姜兴国的宝库里取的,还有一大包呢。现住的宅子也是买的。”

    靖康帝笑道:“这也罢了。”

    想想又笑问:“爱卿会做买卖吗?”

    读圣贤书的人,怕是不会。

    梁心铭展颜笑了,很自信的笑,对他道:“要不皇上就出些本钱,咱们君臣合伙做这个买卖?不是微臣夸口,替皇上赚点零花钱还是能的,且绝不以权谋私!”

    做官她不在行,今世是从头学起:读书、科考、做县令,一步一个脚印,走得很辛苦,但经商她在行啊。

    经商才是她的老本行。

    不是她吹,在京城这繁花之地,她想挣一份家业出来易如反掌,她这一路进京就筹划好了。

    靖康帝被她笑容晃花了眼,好一会才回神,和方无适相视一笑,兴奋道:“青云竟还通晓经济?”

    梁心铭解释道:“士农工商,息息相关。微臣做一县的父母官,政务和民生经济都要关注。譬如,微臣之所以提出修建徽湖路,便是从一件事受到启发。”

    靖康帝忙问:“何事受启发?”

    梁心铭道:“潜县乃下等县,地处穷乡僻壤,交通不便。偶遇丰年,百姓的收入反降低,因为潜县市场所需的粮食有限,又不能运出去,导致谷贱伤农……”

    她从经济学的角度,阐述了“谷贱伤农”背后的复杂原因,并针对潜县乃至整个徽州的现状,从修路入手,通过与江南繁华之地互通有无,给百姓增加收入。

    靖康帝两眼神光璀璨,一眨不眨地盯着“梁美人”,等她完便笑道:“朕就跟你合伙做这个买卖!”

    方无适也由衷钦佩,心中暗自评价:梁心铭的才学比他之前了解的还要高,为人也稳重、知进退,非一般才入仕途的书生可比,皇上宠信不是没道理的。

    靖康帝又羡慕道:“青云这做官的经历忒精彩:又是炸死,又是男扮女装,又是做买卖。不像朕,整闷在宫里,无趣的很。这回朕可借机常出宫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他对接下来的日子很是期待。

    梁心铭忙道:“皇上不可!”

    她竟忽悠得皇帝想翘班了!

    方无适也劝道:“皇上怎可轻易出宫呢?尤其在这个时候。谁知城里有没有混入反贼?”

    靖康帝道:“不是有爱卿保护吗?”

    方无适道:“那也要谨慎。”

    着对梁心铭使眼色,让她劝劝。

    梁心铭道:“皇上若是来找微臣,微臣的身份难保不暴露,若害得皇上遇险,微臣更是万死难辞其咎!皇上还是饶了微臣吧。等平定叛乱,皇上还怕没的逛?”

    靖康帝见二人都反对,不好再,心想:“且先搁着,等哪日有空,出了宫再。梁爱卿从太极阵都能脱身,难道朕就那么倒霉,出门就能遇见反贼刺杀?”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二更求月票、推荐票!文学册 http://www.wenxuec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江南第一媳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江南第一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江南第一媳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