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天运符师 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 状元与乞丐

文学册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重生之天运符师重生之天运符师 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 状元与乞丐
(文学册http://www.wenxuece.com)    <div id="content">

    隔几,县里出了一件新鲜事。

    原县里有一个差役,向来有些欺软怕恶,还贪便宜。

    这一日,差役出去办差,他又贪便宜,想趁空拿别人家的东西。

    只是他没想到那户人家并不是没依仗的,人家正好看到他拿东西,立刻把他抓个正着,后头告到县太爷那里,这差役立刻就被革了职,还被打了三十大板,险些去掉大半条命。

    等那差役被抬回家,半夜里,他家又起了火,大风一起,把半个家当都烧完了。

    也奇怪,这火专烧他家,左邻右舍竟没一个连累到。

    县城人人纳罕,只这差役做了坏事,上都看不过眼。

    那差役心里也害怕,自己躺在床是左思右想,就想到韩杨这件事了。

    他让他老婆托人打听,就打听到韩杨生下来的时候有个道长给他批过命,他将来必是要中状元的。

    差役听到这个传闻,心中更加害怕。

    在这些人心中,那状元必然就是上的文曲星下凡的,道长批命他必中状元,而他这次又中了案首,据,文彩相当不凡,将来不定有多大造化呢。

    差役自己思量着,这位肯定来历不凡,不然,为什么自己前脚才陷害了他,后脚家里就遭了灾?

    他也是自己吓自己,吓的个半死,等伤势才好一点,这差役就去了韩家。

    他进了韩家的门,正好韩杨在院子里活动,见着韩杨,那差役扑通一下子就跪在地上,朝着韩杨嗑起头来。

    韩杨做出吃惊的样子来:“这位大哥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差役一边嗑头一边哭,倒是惊动了韩大柱和柳氏两口子。

    这两口子出来,就听到差役哭诉:“我是猪油蒙了心的,给老爷惹了麻烦,我……前些时候那个和五福楼东家关系很不错的韩杏姐找到我家里,给了我银钱,让我陷害老爷,我贪图银两,就趁便收了,搜身的时候就想拿写好的字条放到老爷身上,好让老爷不能参加科考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柳氏早就急了,她冲过去就要打那差役,韩杨拦了她。

    韩杨冷着脸问差役:“你的可是真的?确实是韩杏无疑?”

    差役点头:“确实是真的,原我,原我也不想,可是老有眼,知我做了坏事,早就警告了我,我这去了半条命,半个家当还被烧了,我心里发虚,又深觉对不住您,特意赶来明,要杀要打且由着您……”

    韩杨这才缓下脸色来,他摆摆手:“罢,即是上已经惩罚了你,我也没什么可的,你且回吧。”

    那差役感激万分的离开。

    他前脚走,后脚韩大柱气的把椅子都砸了:“这个韩杏,真是个搅屎棍,这家早晚都要让她给搅的七零八散的。”

    韩杨面色冷清,一脸郑重的对韩大柱道:“爷爷,断亲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韩大柱和柳氏都愣了。

    韩杨点头:“断亲,既然他们不拿我们当亲人,这亲人不当也罢,省的将来还要受他们牵连,韩杏这人连我这个堂弟都要害,可见她没有丝毫良心,且是个胆大妄为的,以后不定惹出什么祸事来呢,与其现在咱们丁点好处没有还要受她牵连,不如早些断了。”

    他扶住韩大柱:“爷爷,您放心,我会给你和奶奶养老的。”

    柳氏听的心动了。

    她也劝韩大柱:“老头子,断亲吧,你看老二一家分出去之后可曾看过咱们两个老的?那个韩杏和韩松可曾再来瞧过你,前儿你病了也是杨哥儿衣不解带的伺侯着,韩松呢?只温书,根本不曾来看过你一眼,这样的儿孙要来何用?”

    韩大柱似是老了好些岁,他一屁股坐下,思量了好久才痛下决心:“好,断亲。”

    他叫过韩长河来:“长河,趁着我现在还能做主,我就给你和老二断了亲,省的将来我走了他们连累咱杨哥儿。”

    韩长河一听就哭了:“爹,这事您做主,我只是,只是想着我和长江时候也没这样不和,现如今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也是想到和韩长江时候兄弟相亲相爱,现如今要断亲了,到底还是有些心痛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是定了决心要断亲的。

    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儿子韩杨,任何对于韩杨不利的事情,他必然不能容忍。

    韩大柱点头,让韩长河叫来里长以及同族的一些老人,又去请了韩长江一家过来。

    当着这些人的面,写了断亲的文书,亲自断了与韩长江一家人的亲缘关系。

    韩长江哭了一回,他也有些舍不得父兄。

    不过,王氏和韩杏却相当高兴。

    在韩杏心中,韩长河这一家就是拖累,早些断了亲,早点好发展自身。

    韩大柱到底还是有些父子亲情的。

    断亲的时候并没有提及韩杏害韩杨的事情,只兄弟俩不和,他有心跟着长子过活,就让这兄弟俩断了亲。

    村子里的人也劝过,韩大柱却下定了决心的,别人见劝和不成,只能给写了断亲文书,又在族谱上写明,给韩长河和韩长江这两家分了宗。

    等到外人走了,韩大柱把韩长江叫到屋里,才一五一十的了韩杏的所做所为:“并不是我狠心绝情不要你这个儿子,实在是你家闺女做的事……罢了,不了,你且回吧,往后你心里还有我这个当爹的,你就来瞧瞧我,你要是不把我当爹,我也没什么可的。”

    韩长江哭了一回,回家狠下心把韩杏揍了一顿。

    韩杏知道是怎么回事,心中更恨韩杨。

    韩杨不管韩杏恨不恨他,自管过自己的日子。

    又隔一段时间,韩杨参加府试,再次高中案首,得了童生的身份,韩大柱高兴的什么似的,让柳氏打酒割肉,请了沈夫子来家里吃酒。

    韩松也中了,不过,他并不是案首,而是中了第十一名,这已经很不错了,然有韩杨珠玉在前,他便有些不欢喜。

    韩杏知道沈夫子去韩杨家喝酒的事情,越发的恨起韩杨和沈夫子来。

    同时,她连沈临仙都恨上了。

    她想着,这次韩杨能中案首,恐怕离不开沈夫子的辅导,要是韩松能和沈临仙订婚,沈夫子关照的就是韩松了,可见得,韩杨是捡了大便宜的,也阻了韩松的上进之路。

    韩杏深恨沈夫子有眼无珠,也恨沈临仙不把她当好友,枉她那么捧着沈临仙,可沈临仙转过身就看上了韩杨。

    她咬牙,打定了主意要毁掉沈临仙,她想着,就算是沈临仙不嫁给韩松,也绝不能便宜了韩杨。文学册 http://www.wenxuec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重生之天运符师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运符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重生之天运符师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